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手機版

A1閱讀網 > 女頻 > 言情 > 江湖如此多妖

>

江湖如此多妖

謝小禾作者 著

言情連載

"執棋斂來暗作瀾,他是傳說中權傾朝野的特務統領,世人只知道他嗜血暴戾,喜怒無常,專事刺探、暗殺與無間,是皇上最狡猾鋒銳的鷹犬爪牙。無論朝堂之上還是江湖之遠,人人可懼可憎。殊不知他也心懷“清平盛世,兩人一馬”的柔情美夢。舊時人鳳今作錦,她是身世翻覆的小小郡主,卻絕不是養在深閨的金枝玉葉,與前朝太子隱匿多年集訓義軍,只為還江山清平。一次萍水相逢,她結識了最危險的敵人……而權謀暗戰也從那一刻拉開序幕。亂世之中,最危險的游戲開始了。他可以陰謀潛伏,可以柔情入髓。她可以靜默策反,可以曖昧撩人。可終歸塵歸塵,土歸土,及盡繁華,不過一掬細沙。" ...

來源:掌閱書城   主角:蘇錦,素陵瀾   16萬字更新:2019-06-26 13:49:35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江湖如此多妖》小說連載于掌閱書城,由作者謝小禾創作,蘇錦素陵瀾是這本小說的主角。主要講述了:蘇錦本是金枝玉葉的小郡主,卻踏出深閨,與前朝太子一同糾集起義軍,企圖光復前朝。直到一次偶然的相逢,她邂逅了此生的摯愛,卻也是今生最大的敵人。可亂世之中,誰又能將自己的命運握在手中……

江湖如此多妖

《江湖如此多妖》文章節選

是,她當真了。

那是大燁十一年的冬天,那一年的江南,居然罕見的下了雪。一場大雪紛紛揚揚,千樹萬樹,恰如梨花盛開。

她與檀陽去素家的錢莊,借款。

招兵買馬擴充實力共襄義舉,這些轟烈大事最需要的其實不是熱血,甚至忠義,而是銀子。

檀陽是不理錢財的,義軍的收支進項全部由她打理,檀陽時常在她埋頭算賬時候從她身后擁她入懷,一遍遍地說,等將來事成,你就再不必理這些瑣碎事務。

她總是笑,笑著看他,不說話,蘇檀陽的姿容據說是宮中最隱晦而傳奇的秘密,聽說宮中閑話常喜偷偷談論前朝太子如何容華絕世風儀醉人,在那些寒冷的夜晚,夜明珠清澈的光輝下,她帶笑看他,任由他擁在懷中,手中的筆尚未放下,他的吻已印上額角,那般俊秀面孔,耳鬢廝磨時也不減清貴。

蘇檀陽不僅是她的堂兄,也是她關于盛世明君的所有想象。

在想象的光暈里,一切,都是彰顯他不理凡塵的尊貴——而關于錢銀的繁冗俗事,就讓她來好了。

那一日,他們拜訪統領江南諸多錢莊的素家。

掌管錢莊的素家大公子素靜瀾不在,見他們的是不常露面的二公子素陵瀾。

會客的廂房里溫暖異常,熱得她額角微微冒汗,但素陵瀾仍著重裘,面容消瘦,殊無血色,而且尚屬清晨,他已在飲酒。

金粉熠熠的杯,碧青濃洌的酒。

蘇檀陽看著下人亦為他們置酒,不禁微微斂眉,似覺不快。蘇錦側頭對他安撫地一笑,似乎在說,如果對方是個醉鬼,那么談起生意來豈不方便。蘇檀陽終于展眉。

而素陵瀾也確實真的不如傳說素家大公子那么精于算計,借款的事談得很順利,簡直可以說是很隨意。

正當蘇錦放下一顆心,素陵瀾卻往椅背一靠,大大方方地說:“還有一事說與二位知曉,素某是皇上的人。”

一語既出,舉座皆驚。

蘇檀陽力持的鎮定更在素陵瀾扔出一塊令牌時布滿冰紋。

那塊令牌上有“龍隱”二字。

大燁王朝無人不知龍隱司。它由當今圣上親自組建,是皇上最狡猾鋒銳的鷹犬爪牙,專事刺探、暗殺與無間,只聽命于皇上一人,除了皇上,誰也差遣不動,也不要指望他給誰的面子,歷年來可說是血債累累不勝枚舉。無論朝堂之上還是江湖之遠,人人恐懼憎恨。

蘇檀陽曾經對蘇錦感慨過,要說義軍最大的敵人,其實不是兵部的大軍,而是龍隱司。

空氣頓時凝滯。

而眼前的素陵瀾削薄嘴唇一揚,笑意寒涼,淡淡地道:“素某不才,統領龍隱司。”

蘇錦額角青筋一跳,人已飛快地擋到了蘇檀陽的身前,素手一翻就要發令——他們深入素家,也并非沒有準備。

素陵瀾一抬手:“蘇姑娘,你請坐。”他笑一笑:“如果素某真有心劍拔弩張,何必在這兒與你和蘇公子把酒言歡,還談成了一筆不大不小的生意呢。”

蘇檀陽拉住蘇錦的手,讓她在自己身側坐下,自己緩緩站起身:“意欲何為?”

素陵瀾并不起身,放下手中杯盞看著蘇檀陽道:“素某是想請二位給素某一個機會。”

“什么機會?”蘇檀陽沉聲問。

素陵瀾坐直了身子,目光凝定,清楚地道:“給素某一個機會相信——這世間還有清平盛世。”

蘇檀陽一怔,眼神復雜,對素陵瀾凝目而視,眼前這圍著重裘的男人,雙目深黑清湛,帶著種奇異的不甘的堅清,“清平盛世”,他說到清平盛世,他——可以相信他嗎?縱有如此霜雪洗過的般的堅清目光,他畢竟是龍隱司的統領,是全天下他最狡詐危險的敵人!幾年來,他手下的斥候組織花費無數心血得來的關于他的評鑒只有四個字——刻薄寡情。這樣的一個人,他如何能信?

素陵瀾當然明白他的猶疑,鋪開一卷地圖,示意他們:“不妨看看。”

蘇檀陽與蘇錦一看,心里俱是一沉,那是整個中原的地圖,上面做好特殊標記的一個個都是義軍的駐地和聯絡路線。

蘇錦略略緊張地看了眼蘇檀陽,蘇檀陽握一握她的手,輕輕搖頭,對素陵瀾牽出一抹笑容:“先借款以示恩,再出示我們的機密以施壓,素大人也真是花了心思。可是……”他話音一轉,變作端方嚴峻,“為求清平盛世,蘇某甘愿以身代薪,卻是不能與虎謀皮。”

蘇檀陽話音剛落,靜寂中立時聽得一聲神兵利器的龍吟之聲,蘇錦暗暗扣住袖中的暗器,站到了蘇檀陽身邊。

素陵瀾不動聲色看了眼身邊站著的黑衣人,寒芒一閃兵戈之聲立止。

蘇檀陽俊秀至極的面孔上浮現一絲笑容,拱手道:“素大人,告辭了。”說罷攜了蘇錦的手往外去。

“恕不遠送。”那是素陵瀾略略低啞清清淡淡的聲音,并聽不出絲毫怒氣,甚至,還有那么幾分悵然與遺憾。

一路無語,直到回到自己的澄心園,蘇錦才松了一口氣,不由自主抬袖擦擦額頭。蘇檀陽失笑,拿出手帕為她擦汗,道:“緊張成這樣?大冷的天冒這么一額頭的汗。”

“別提了,開始是熱的,后來是嚇的。”蘇錦拍拍胸口,追著蘇檀陽問:“你怎么算定素陵瀾不會為難我們?居然敢說得那么直接。雖然我們自有布置,但素陵瀾身為龍隱司的統領,他若發難我們也難有勝算,恐怕沒命回來了。”

蘇檀陽笑微微的看著她,伸手擰一擰她臉頰,笑道:“那我們同生共死也是不錯啊。”

“噯,你不要胡說八道,一點身份都不顧。”蘇錦面色一紅。

“可不就是顧著我身為蘇小錦檀陽哥哥的身份,才說與你同生共死倒也不錯么。”蘇檀陽悠然負手,笑容如春風拂面,顯見心情甚好。

蘇錦急了,面色緋紅:“你別再生啊死啊的,別掛在嘴上說。”

“好,不說。”蘇檀陽攬了蘇錦的肩,悠悠地說:“我不過是下了一注,與龍隱司的素大人賭了一局。”

“賭的是什么?”

“賭的是——素陵瀾的野心。”蘇檀陽一笑:“是,當場格殺你我并非難事,但是我若不在了,固然義軍群龍無首必將四分五裂,瓦解消融,但數十萬義軍流散開來終究是個隱患,那不會是素陵瀾想得到的結果,他要的,一定是斬草除根一網打盡,絕對不愿遺留后患。”

“那你怎么確定他不可信?”蘇錦想起方才素陵瀾說到“清平盛世”時清湛堅定的目光和最后聲音里藏不住的遺憾,心里忽然想,會不會,他們錯過了最有力的盟友?

“素陵瀾這個人太過神秘,我們對他的了解實在不足,我不知道他是否可信,我只知道,龍隱司的統領,絕不可信。”蘇檀陽濃麗的雙眉一蹙。

蘇錦不愿見他蹙眉,故意揚起笑容:“不管怎么說,你賭的這一局,我們——完勝?”

蘇檀陽展眉頷首,眉眼間流露尊貴倨傲:“素陵瀾未免也太看不起義軍了,就憑那張地圖上的幾筆勾畫?他還差得遠。”

 

章節在線閱讀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aika日本3d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