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 手機版

首頁校園→ 明川有知夏

明川有知夏

蘇幸安 著 主角:溫夏厲澤川

完結 付費s 言情 現代 青春 校園

最初在校園相遇,溫夏被厲澤川的高顏值所吸引,她厚著臉皮一追再追。 她說,“我的英雄是黃皮膚的,頭發是青木系的亞麻灰,單眼皮,眉梢微斷。他救過我兩次,我覺得我有點喜歡他了。” 誰知,一語成真,他確實成了這個世界的英雄—— 再遇厲澤川時,她被他的悲天憫人、他的秘密所吸引,他在可可西里,腳邊有狗,背上有弓,執著地守護著藏羚羊們生活的世界。 這一次,她不再是任性的富家女,她是能夠與他并肩的動物醫生,她再次奮力直追:“神把這世界的安寧交給你,你把自己交給我,好不好?” 這是一個勇追英雄,追出幸福感的故事。 倒追不丟人,因為我追的是,一輩子的驕傲。 溫夏: “無論你變成什么樣子,我都會繼續愛你。我愿意陪你...

15.4萬字 更新:2019-06-18 10:44:29

在線閱讀

免費閱讀

《明川有知夏》小說連載于掌閱小說,作者蘇幸安,溫夏厲澤川是這本小說的主角,由A1閱讀網小編為您推薦。主要講述了:四年前,溫夏在農大讀大三,有天她的第六臺自行車也丟了,平均三天丟一輛的記錄,讓溫夏的家里人決定實行經濟制裁。于是溫夏就琢磨著掙點錢,自己買車。那天,她被尾隨了,厲澤川護送到地跌站口,那是她正式認識傳媒大學攝影系的厲澤川!……溫夏不知道,四年后,她對厲澤川的愛會讓她來到可可西里找他!

明川有知夏

《明川有知夏》文章節選

“野戰服”遞過去一個眼神,兩個漢子撲上來,反剪著厲澤川的雙臂,壓著他的脖頸和背,再度將他按跪下去。

這一次是雙膝著地的姿勢。

厲澤川削得刺短的黑發上沾著血,一滴一滴,凝聚在發梢,然后掉落。

血腥氣引來禿鷹,盤旋在極高遠的地方,隱約能聽見野狼的號叫聲,滿目寂寥。

“野戰服”從泥水坑里撿回掉落的青蘋果,拇指一點點抹去污漬。他整了整臉上的口罩,蹲在厲澤川面前,平視著他,音調壓得很低,道:“你認輸嗎,厲警官?”

厲澤川的目光自下向上挑起,明亮的、平靜的。他道:“我認。”

“野戰服”“嗯”了一聲,一巴掌抽在厲澤川臉上,直接打裂了他的嘴角,道:“這可不是認輸該有的態度啊,厲警官。”

厲澤川吐出一口帶血的吐沫,道:“你想怎么樣?”

“野戰服”摘下防風鏡,露出一雙漂亮至詭異的桃花眼,脈脈含情似的,輕聲道:“槍打得好,箭射得準,就覺得自己很牛,是嗎?厲澤川,你要搞清楚,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。若不是那個人非要保你一命,一年前你就跟那個老不死的站長一道折在我手里了,明白嗎?廢物!”

聽到“那個人”三個字,厲澤川眸光一動。

他想起老站長犧牲時的那場戰斗,他用碎裂的鏡頭玻璃劃傷了一個盜獵者的臉。那個家伙似乎也有一雙艷光流轉的桃花眼,說話時音調輕盈,那個人是怎么稱呼他的來著……

“宋祁淵?”厲澤川瞇起眼睛,“你是宋祁淵!那個人讓你來殺我?”

“那個人讓我告訴你,這里是我們的地盤。前些天讓人引著你們往保護區深處跑,只是警告,下次碰見,他不會再留情。”宋祁淵抬手按住厲澤川開裂的嘴角,指尖挑進肉里,狠狠揉按。

厲澤川眉毛都沒動一下,聽宋祁淵的聲音從口罩里傳出來,悶悶的:“厲澤川,你生來就帶著罪孽,是渣滓,是垃圾,洗不干凈的,即使披上了人皮,也算不得什么好東西。只要有那個人在,你跟我就沒有區別。與其互相傷害,不如聯手合作,別跟錢過不去,好好想想。”

宋祁淵站起身,身后的手下立即補上,一拳搗向厲澤川的胸口。

衣襟帶起泥水飛濺,模糊了他的表情和眼神里的鋒利。

更多的拳頭落下來,厲澤川無從躲避,只能護住要害。他的目光自雨點般密集的拳頭里穩穩刺出,釘在宋祁淵背上,他看見宋祁淵拋玩著那個半青的蘋果向溫夏走去。

宋祁淵走到距溫夏一步遠的地方,揮退那個擒住溫夏的漢子。溫夏攏緊衣襟,脫力般踉蹌了半步,卻沒有摔倒。她臉色慘白,眸子卻是黑亮的,一明一暗間撕扯出一種帶著艷色的韻致。

宋祁淵“嘖”了一聲,拉下口罩,吐出一口濁氣,并起雙指抬高溫夏的下巴,細細端詳著她的表情,道:“不怕嗎?還是,不相信我會剝光你的衣服,把你扔給我的兄弟們?”

溫夏第一次看清宋祁淵的臉,她想,那是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張臉。

桃花眼,眉毛很濃,眼尾有淚痣,異常妖冶,如同蝴蝶飛過。鼻翼上一顆圓環鼻釘,天生一副清秀樣貌,卻因為眸光太烈,憑生出幾分狷狂。

如果說厲澤川是豹,千日隱忍,伺機而動,那么宋祁淵更像是鷹,隨性振翅,狷介恣肆。

宋祁淵的手套上沾著濃郁的血腥味,那是厲澤川的血,在他手上,凍結成冰。

溫夏低垂著眼睛,啞聲道:“不是不怕,而是覺得沒必要怕。除了扒女人衣服你還會干什么?有本事把厲澤川放開,你們正大光明地比一場,看看誰才是最后的贏家!”

宋祁淵笑了一下,轉過身對正被圍毆的厲澤川道:“這妞有點意思啊,我想帶回去玩兩天,你不介意吧?”

宋祁淵扭頭的瞬間,溫夏眼中光芒一暗,她抓住宋祁淵的手,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腕。牙齒割破皮膚,刺進血肉,她用上了全身的力氣,像是要咬下一塊肉來。

宋祁淵沒防備,疼得低吼,手臂一振,把掛在他手腕上的溫夏甩了出去。

溫夏顧不得自己衣衫凌亂,順勢前撲,撞開那些圍在厲澤川身邊的家伙,張開手臂,罩在他身上。

她的嘴唇擦過他的嘴角,看向他時,眼里是安靜的凝視。

她在混亂中摸索著找到他的手,十指交叉,牢牢握緊。

神把這世界的安寧交給你,你把自己交給我,讓我保護你。

你看,我沒有騙你,我真的做到了。

變故發生得太快,宋祁淵的手下措手不及。厲澤川迅速將溫夏掩在身下,帶著她翻滾出包圍圈,抽出了綁在小腿上的左輪手槍。子彈不多,只能往腳踝上打,離他最近的幾個人立即遭了殃。

與此同時,一道道狼嘯撞入耳膜,此起彼伏,鋪天蓋地。

狼嚎聲不再遠而低沉,而是近在耳際,一聲接一聲,前后左右,無處不在。

宋祁淵的一個手下猛然回頭,正對上一雙黃中帶赤的眼睛,張著尖利的獠牙直撲門面,連皮帶肉地撕下了一塊!

是狼!

大白天的,居然遇上了群狼!

瘆人的慘叫聲直抵天際,幾個漢子都被嚇破了膽,號啕著:“祁哥,我們撤吧!前頭有車影,怕是這小子的幫手回來了!人好說,狼才可怕啊!”

宋祁淵奪過手下的槍打飛一只撲上來的狼,率先跳進駕駛室,幾個手下連滾帶爬地跟著跳了上來。

一人猶不死心,舉起槍管瞄住了溫夏的后腦,宋祁淵一個大耳刮子把人抽開,敲亮打火機朝厲澤川開來的那輛吉普車擲了過去。

宋祁淵趴在半降的車窗上,抬手敲了一下車窗玻璃,笑著道:“送你們一份見面禮,不用謝!”

吉普車的引擎蓋敞開著,打火機正落在里面,火苗躥起的瞬間,宋祁淵一記點射,打爆了供油線。

“羊!羊還在車上!”溫夏試圖從厲澤川身下沖出去。

“別過去!來不及了!”

厲澤川怒吼著,狠狠地將溫夏按在地上。

話音未落,只聽“轟”的一聲,吉普車上空升騰起一朵小小的黑色蘑菇云,車身在爆炸聲里被燒成了一個碩大的火球,熱浪撲面。

剛出生的小藏羚,棕黃的皮毛,耳朵和四肢都是軟絨絨的,頭上還沒長角。它沒見過人類,也不曉得害怕,睜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睛,無辜且單純。

它的媽媽拼了命地生下它,用自己身體為它提供保護,希望它能平安活下去。

火焰的顏色烙進溫夏的眼睛里,燒得眼球生疼。風里有血腥氣和硝煙的味道,她覺得胸口悶疼,疼得快不能呼吸了。

那么溫順的生命,生活在最貧瘠的土地上,忍受著來自自然界的考驗與折磨,求的不過是一生安寧,為什么還要受到這樣的對待。

為什么……

“啊—”

溫夏在厲澤川懷里失聲號啕,渾身顫抖。

有什么東西沖破靈魂,在灰燼中煥然重生。

厲澤川將她抱住,張開五指,蒙住了她的眼睛。

相識以來,他第一次這樣用力地抱住她,像是要透過血肉的隔閡,渡給她最熾熱的力量。

狼是夜行性動物,不善在日光下活動,迅速出現,又迅速消失,連同伴的尸體也一并帶走。其中一只體型格外壯碩,耳尖上缺了一塊,脖子上一圈青白色的硬毛,醒目又漂亮。它站在高處引頸長號,聲音渾厚嘹亮,刺破云層,震徹荒原。

厲澤川回過頭,一人一狼視線相撞,野狼抖了抖脖頸上青白的硬毛,轉身消失在了莽莽黃沙之中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校園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aika日本3d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