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 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終是流年漠時光

終是流年漠時光

菜菜 著 主角:沈綰綰駱景恒

完結 付費s 豪門 虐心 短篇 現代言情

沈綰綰的人生在遇見駱景恒的時候就被毀了,明明她馬上大學畢業即將與自己的男友結婚,可是沒想到駱景恒出現毀了她的婚禮,毀了她接下來的生活。原本沈綰綰想著隱忍駱景恒對她的羞辱,因為她根本沒有力氣去抗衡。可是當駱景恒一次又一次變本加厲的折磨沈綰綰的時候,她就想要知道她做了什么對不起駱景恒的事情,要被他如此的折磨..........

6萬字 更新:2019-06-17 15:45:22

在線閱讀

免費閱讀

《終是流年漠時光》小說連載于麥子閱讀,沈綰綰駱景恒是這本小說的主角。主要講述了:沈綰綰的人生在遇見駱景恒的時候就被毀了,明明她馬上大學畢業即將與自己的男友結婚,可是沒想到駱景恒出現毀了她的婚禮,毀了她接下來的生活。原本沈綰綰想著隱忍駱景恒對她的羞辱,因為她根本沒有力氣去抗衡。可是當駱景恒一次又一次變本加厲的折磨沈綰綰的時候,她就想要知道她做了什么對不起駱景恒的事情,要被他如此的折磨.......更多小說精彩內容盡在A1小說閱讀網!

終是流年漠時光

《終是流年漠時光》文章節選

駱景恒冷冷的笑了一聲,“如果說會寒心,那她應該在婚禮當天就寒心了吧,我從來都不喜歡她,是她非要貼上來的!”

他的語氣漸漸地冷了下來,“這一點,之辰,你不是最應該有心得的么?你喜歡沈綰綰,一直追她,可是,她還不是照樣選擇了我?”

宋之辰抬手就將酒杯之中的酒潑了駱景恒一臉,“駱景恒,你別說話太難聽!”

駱景恒也沒有動怒,抽出桌上的一張紙巾來,擦拭著臉上的酒液,“難道不是么?難道就因為你喜歡她,她就必須要選你?這個世界上,還少一廂情愿的愛情么?”

不得不說,駱景恒雖然話說得難聽,可是卻字字句句鞭辟入里,都好像是變成了一根根針,扎進了他的心里,鮮血淋漓。

宋之辰仿佛是被人抽干了力氣一樣,頹然的坐在了沙發上,“你說的不錯。”

感情的這方面,從來都沒有誰對不起誰的,有的是一廂情愿。

宋之辰端起茶幾上的酒杯,然后將里面的液體,仰頭一飲而盡,似乎只有用這種辛辣的酒精,順著喉嚨緩緩流淌下來,才能夠叫他感受到一絲絲的心安。

駱景恒靠在軟沙發上,修長的雙腿向前伸展著,放在茶幾上面,一雙狹長幽翰的眼睛瞇了起來。

他臉上的液體已經全部擦干凈了,只是剛才順著脖頸流淌下來,浸濕了衣領和襯衫的,被紅色的葡萄酒殷開一片片淡淡的淺紅色。

他看著宋之辰用酒精刻意掩藏的痛處神色,忽然開口問了一句:“之辰,你還當我是朋友么?”

宋之辰手中拿著一個酒杯,感覺到有些頭暈,“嗯?”

“你還當我是你的朋友么?”

駱景恒直視著宋之辰的眼睛,又問了一句。

宋之辰點了點頭,忽然感覺到眼前駱景恒的影子,成了重影兒,他恍然間意識到什么,一下睜大了眼睛,“景恒,你”

他甩了甩頭,卻還是感覺到頭腦仿佛是被侵蝕了一樣,越發的昏昏沉沉。

手中的酒杯,碰擦一下掉落在地上。

他重重的倒在了沙發上,口中喃喃著最后一句話:“你酒里下藥了。”

宋之辰手里的酒杯摔碎在地上,嘭的一聲掉落在地上,碎成了玻璃渣,都隱匿在這樣強烈的dj聲之中,絲毫不起一絲漣漪。

駱景恒就連自己的坐姿都沒有絲毫的改變,就這樣看著自己的好友,喝了拿杯被下藥的酒,然后倒在了沙發上,眼神之中是好似是冰山寒川一樣的冷冽。

在村舍的這幾天里,沈綰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為什么,右眼皮一直跳。

鄰居的大媽說:“哎呀,右眼跳災,正好明天去廟里上香,你跟我一起去吧,正好消災祈福。”

沈綰綰便答應了下來。

她新的手機號碼,只有宋之辰一個人知道,前面剛來到這邊休息的時候,沈綰綰還一直能接到宋之辰的電話,可是一直到現在,宋之辰的電話都沒有再打過來的。

她感覺到,自己的右眼皮一直跳,隱約是和宋之辰不打來電話有關系。

第二天,鄰居的張大媽果然是拿著一個竹籃,里面放上了上供用的各種東西還有香,過來叫沈綰綰了。

沈綰綰簡單收拾了一下東西,跟著張大媽一起出了門。

寺廟是在半山上,沈綰綰有孕,爬到一半就開始氣喘吁吁了,她便坐纜車上了山。

到了山上,張大媽還沒有上來,她便在寺廟這邊隨便轉轉。

寺廟里香火鼎盛。

沈綰綰一直向后院的幽靜之處走過,在經過一處院門高高的門檻的時候,差點就絆倒,幸而身旁有一個穿著青色的緇衣布鞋的人扶了她一把。

“施主請小心。”

沈綰綰也雙手合十,“謝謝大師。”

她看著后面是一排廂房,還有蔥蔥密林,知道這是人家的后院了,再往前走,就是不尊重了,便與大師道別離開。

臨走之前,大師叫住了她。

“女施主留步。”

沈綰綰有點驚愕的轉身。

“女施主與我佛有緣,所以,老衲在這里有一句話想要告訴女施主。”

沈綰綰立即恭恭敬敬的雙手合十還禮,“大師請講。”

“山重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

沈綰綰滿腹疑慮,剛想要開口問,大師卻搖了搖頭,已經笑著轉身離開了。

她站在原地,一直等到大師的身影再也看不見。

其實,沈綰綰并不信佛。

只是,在這樣的佛門重地,聽著晨鐘暮鼓,仿佛一顆心都已經瓷實了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aika日本3d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