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 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他像風一樣自由

他像風一樣自由

子非魚 著 主角:陸巖許禾

完結 付費s 言情 現代 生活 熱血

痞糙警察攻略醫生小姐姐,十八般追妻招式輪番上演,情話和套路甜蜜爆棚。都說文物保護隊長陸巖性格兇悍,辦事狠厲,硬氣得沒邊兒。撞見許禾的時候,他剛剿了一窩文物盜竊賊,臉色冷淡地處理著流血的手臂。也只有許禾知道——這位硬氣得沒邊兒的陸隊長,會越過半個沙漠護她安全,告白的時候會悄悄紅了耳尖兒,接吻的時候會緊緊將她圈在懷里,還會給她布置少女心爆棚的小房間。明明板著臉那么兇,卻讓人特安心。 十年前,他們是沙漠里萍水相逢的旅客。 十年后,他是負責文物保護的隊長,她是不離不棄跟隨身旁的醫生,他們攜手保衛了一座千年古城。 當初那個倔強的少年,經過歲月的沉淀,長成了她深愛的模樣。...

10.8萬字 更新:2019-06-17 14:57:32

在線閱讀

免費閱讀

《他像風一樣自由》小說連載于掌閱小說,作者子非魚,陸巖許禾是這本小說的主角,由A1閱讀網小編為您推薦。主要講述了:陸巖和許禾的愛情故事。十年前濱海市林城縣內荒漠附近發生的一起沙塵暴事件,那場沙塵暴是近幾十年來全國發生的最大的一起自然災害。當時有個旅游團在流沙山附近的月牙灘游玩,誰也沒料到會突然起風,最后團里活著回來的,只剩下七個人。許禾就是其中一個幸存者,可是許禾的姑姑卻去世了,如今失去一部分記憶的她又重回古城找尋多年前的記憶。

他像風一樣自由

《他像風一樣自由》文章節選

蜿蜒陡峭的盤山公路,一眼望過去,全是令人頭皮發麻、看不見盡頭的彎道。

一輛十分普通的白色面包車猛地急轉,想要甩開身后跟著的那輛軍綠色越野車。

天陰沉沉的,雨要下不下。凄厲的風在窗外瘋狂拍打叫喊,震得人耳朵和腦袋嗡嗡作響。

越野車緊跟不放,穩穩當當地追著,眼看就要夠到面包車車尾。

面包車的車牌上濺滿泥水,已經干涸了,有意無意地擋住了車牌上的幾個數字。

讓人查也沒法查。

“老大,怎么辦?”

“那小子陰魂不散,忒難纏,追了一路了!”

說話的人是個光頭,油亮黑黃的腦門上布著一條恐怖的疤痕。他咬牙切齒又緊張非常,握著方向盤的手暴起青筋,一面要注意曲折的路況,一面還要緊盯后視鏡里追來的人。

被稱為“老大”的男人坐在副駕駛位置上,同樣十分惱怒,張嘴就開罵:“楚路這個孫子,膽兒比土里那些個地蟲還小,警察來了跑得比誰都快,老子真替他害臊!也不知道坤爺到底看中他哪一點……”

男人是個獨眼,皮膚棕黃,右眼戴著一塊黑色眼罩,滿臉寫著兇惡。

他懷里還緊緊抱著一件物什,不大,看著像個花瓶。這物什被一塊大紅綢布包裹,凸起的邊角十分奇怪。

獨眼回頭看了眼依舊窮追不舍的越野,狠狠啐了一口說:“沒吃飯嗎?開快點!”

光頭苦著臉大喊:“老大,已經是最快了!”

幾句話的時間,身后的越野車像是終于被他們一路逃竄的態度給磨得沒了耐心,一踩油門“砰”地撞上了他們的車尾。

光頭和獨眼兩人在座椅上都隨著車身一震,對視一眼,都看到了對方眼底的震驚——

陸巖這小子是真不要命了!

這段盤山公路坡陡彎多,公路一側全是石壁,一側靠崖,稍不小心就會尸骨無存,他居然敢在這樣的地方撞車?

然而他們并沒有多少思考的時間,因為越野再一次撞了上來!

“砰——”

“砰砰——”

面包車尾已經凹陷了一塊。

越野車是經過改裝的,性能十分強大,這樣連續的撞擊也沒有給它造成什么可視傷害。

陸巖坐在駕駛座,兩腿繃直,手握方向盤,視線死死盯著前方。在這樣的路上,他不敢分一點心。

他嘴唇很薄,唇色很淡,又繃得很緊,幾乎成了一條直線。冷峻的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,嚴肅得顯得有些刻薄,略微發黃的白短袖下露出兩條麥色胳膊,胳膊上的肌肉緊實有力。

這時,一直緊逼的面包車猛然一個加速,快速沖向前方的人造拱門。

陸巖眼神更深,咬牙吐出一句“找死”,接著降下兩側車窗,一大股風猛灌進來,嗚嗚地響,像在唱一首悲壯的戰歌。

陸巖腳踩油門,往前沖,追上去跟面包車刮擦著持平。

陸巖左打方向盤,想把面包車逼停。

這里路面并不寬,兩車平行,只剩下不到一尺寬距離。

面包車被迫撞了好幾下山壁,哐當震得光頭兩耳生疼,泥土和碎石劈頭蓋臉砸下來,得虧他窗戶關得嚴實才沒砸到身上。

獨眼盯著身側的越野車,透過車窗,正好看見陸巖的側臉。他下意識抱緊懷里的東西,大吼道:“撞開它!那小子不敢跟我們硬來!”

光頭立刻將方向盤往右打。

的確。右側是懸崖,陸巖確實不敢跟他們硬碰硬,畢竟他要是掉下去,不死也得殘。

面包車一發力,越野就控制不住地要往護欄上撞。陸巖面色一凝,只能稍微降下車速。但只是這一下,陸巖又立即開車緊追。

直到駛下盤山公路,視線所及一片開闊,陸巖才瘋了似的去堵截那輛面包車。

這條路右側依舊是斷崖,只不過不高,左側是低矮的樹林。

眼看著局面越來越不利,獨眼腦袋突然靈光一閃,立即從兩座中央的空隙爬到了后排,從座椅縫中摸出一把輕巧便攜的弩弓。

這把弩不是現代的弩箭槍,周身布滿銹跡,已經有些年頭了。

“哥?”光頭不解地看他。

“開你的車!”獨眼把弩箭架在手上,搖下車窗,對準越野車駕駛座上的男人。

越野車即將超越面包車,陸巖正準備將車橫過去攔住面包車的去路,忽然一支箭破空而來,他立即察覺到危險,放棄攔車,然后猛打方向盤,將面包車逼到了邊上,偏開弩箭射過來的方向,可弩箭還是扎進了他左手小臂。

這種箭并不長,一端進入肉里,只剩下小半截露在外邊,不好直接拔出來。

陸巖痛哼了一聲,手臂上有溫熱的血流下來。

顧不得疼痛,他從打開的窗口躍進面包車里,把光頭一腳踹出了駕駛位,偏頭一看,紅綢包裹的東西正躺在副駕上,他把東西拽了過來。

“沒用的東西!”獨眼罵了一句,直接從后座撲了上來掐住陸巖的脖子,那只完好的左眼像是要瞪出眼眶:“陸巖,你說咱們也算是老熟人了,干嗎非要咬著我不放呢?”

陸巖嘴角扯出一抹冷笑,抓著他的雙手就往前甩。兩人加起來快四百斤的體重,使得本來就挨近懸崖的車頭猛地前傾,半個前輪都騰空了。

陸巖也不顧左臂疼痛,冷笑著一拳頭砸過去,砸得獨眼嘴角滲出血絲:“說話注意點兒,誰要跟你熟?別跟我亂攀關系!”

“行!陸巖!你好樣兒的!”

獨眼立即被激怒了,掄起拳頭一拳擂在陸巖肚子上。

兩人打在一起,巨大的沖力讓面包車半個車身騰空,在崖上搖晃。

“老大!”

光頭剛喊出聲,面包車后排的左車窗里竄出一個人影。

“渾蛋!沒搶回來!”獨眼腫著臉、瘸著腿走了兩步,手上全是血。

忽然,不遠處傳來尖銳的車鳴聲。

“老大,警察來了!”光頭立即道。

“廢話!我看不見嗎?”

“咱走吧!這點東西說不準坤爺也看不上眼,別被抓了!”

獨眼定了兩秒,左眼骨碌碌轉了起來。

陸巖還在車內。

他陰陰一笑,喊道:“陸巖,今天送你一程!”

他猛地退了幾步,也不管瘸著的腿,助跑了一段,將全部力量都撞在車尾。

“砰——”

一聲巨響過后,原本被陸巖勉強維持平穩的面包車瞬間又往前滑了一段,這下整個車頭都往下沖去。

“嘩——”

獨眼右眼的眼罩在剛才打斗的時候丟了,一只混濁外凸的眼睛看起來格外嚇人,他臉上卻露出喜色:“咱們走!”

他話落不到兩秒,面包車轟然墜崖,摔落在地的巨大聲響傳了過來。

獨眼被光頭扶著,回頭看了一眼,高聲道:“下輩子見吧陸隊長!”

一分鐘后,緊跟而來的一輛警車呼啦一聲停下,從車上急急忙忙下來兩個身材相差無幾的人。

一個圓臉,一個戴副眼鏡。

“巖哥!巖哥!你吱個聲!”

“陸巖!巖哥!隊長!你在哪兒?”

李子川圍著陸巖那輛還停在原地的軍綠越野車轉了兩圈,沒找到人。

這時,崖邊忽然傳來聲響,有人使勁丟上來一個紅包裹。

這包裹落在地上時發出沉悶的聲音,將地面砸出了凹陷,一看就知道很重。

一個低啞的聲音從崖邊傳來:“快,拉我一把!”

“巖哥!”宋銀快步跑過去,果然找到了吊在半空的人。

陸巖攀著斷崖的左手青筋暴起,他抓著一塊陷入土里的石頭,指尖上全是血,紅得刺眼,順著骨節分明的手指慢慢淌著。他整個人加一個包裹的重量全靠這一只手撐著,手臂肌肉緊繃,將小臂里的弩箭箭頭生生給逼出了一點。

宋銀立即道:“川子,搭把手!”

李子川連忙跑來,兩人一齊把人拽了上來。

陸巖受了傷,又拖著個幾十斤的包裹,渾身力氣差不多用盡了,躺在地上喘氣。

李子川看著陸巖一身傷,一雙眼都紅了:“巖哥,你這……”

陸巖勉強爬起來坐好,左手因為中箭,一用力就鉆心地疼。

他隨手抹了把嘴邊血跡:“沒事,先看東西。”

宋銀把包裹打開。

紅綢布攤開,中間立著一尊鼎,青銅的,四足。鼎身上還雕了九條立體的、栩栩如生的龍,龍頭在鼎口處,龍嘴朝外,口中都含著一顆銅珠。

這是出自商朝的文物,九龍鼎。

陸巖吐了口氣,站起來:“一會兒給警隊送去,另外那伙人呢?”

宋銀慚愧地低下頭:“跟丟了,我已經通知市局的人去調監控了。”

陸巖就猜到是這個結果,估計監控也查不出什么來。

跟獨眼接頭的那伙人明顯比獨眼更加警惕,他們一出現,那伙人連包裹都不拿就立刻跑了。

不過總有一天,他們都會落網的。

體力恢復得差不多,陸巖轉了轉酸痛的脖子,發出“咔咔”兩聲響:“行了,其他事情交給市局,現在先想辦法處理我這傷。”

他這身傷看著唬人,其實都是皮外傷,除了手臂那一塊,其他的都不算什么。

宋銀抬起他胳膊看了一眼,皺眉說:“這弩箭不好辦,附近太荒也沒有什么醫院,咱們先去機場把醫生接來吧?”

他們干文物保護這一行的,生活在最艱苦的地方,時不時就會受點傷,陸巖前不久向濱海市局李局長申請過要一個隨行醫生,今天醫生也該到了。

陸巖看了眼天,很快要下雨了:“走吧。”

李子川開著那輛越野車,載著陸巖,宋銀則負責把警車開回去,他們在半路遇到李局派來的警察,把九龍鼎和警車一并還了,宋銀才重新坐回越野車上。

李子川邊開車邊吐槽:“獨眼這孫子,真是見錢眼開,連省博物館的展品都敢偷,嘖……”

陸巖睜開眼睛,左臂搭在腿上,神色冷淡道:“他應該是注意那尊九龍鼎很久了,沒想到今天剛下手,就遇上我們來接人。”

宋銀半蹲在后座,兩手攬著前座的靠背,夾在兩人中間,吸了口氣說:“要我說,他們運氣是真的背!獨眼那伙人哪能想到他們在邊境被我們抓,好不容易到了市區,前腳剛偷完九龍鼎,后腳就又遇上我們了。”

他說這話的無奈語氣再配上兩手一攤的動作,有幾分滑稽,惹得前座的李子川哈哈大笑附和著說“確實背到家了”,氣氛一時變得輕松起來,就連陸巖一貫沒什么表情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aika日本3d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