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 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深陷

深陷

僅允 著 主角:周司白江言

完結 免費s 豪門 霸道 寵文 輕松 現代言情

[后來,江言最害怕的事,就是遇見周司白。]1周司白把江言,明面上是仇人。卻沒有人知道,在那些昏天黑地、風雨交加的夜里,他們如何撕咬,如何纏綿。2“背叛是什么?”“也許是守護。”“那信任是什么?——“是明知背叛,卻依舊死心塌地。”3她笑:“我下的套,你終究還是躲不了。”他說:“那是因為我甘之如飴。”4一個美艷女妖精勾搭一個正經二世祖一起為非作歹的故事。...

0.94萬字 更新:2019-03-15 08:27:24

在線閱讀

免費閱讀

《深陷》小說連載于若初文學,周司白江言是這本小說的主角。主要講述了:江言第一次見到周司白的時候就知道這個男人就是周家的小少爺,只不過周家兩父子關系并不融洽,所以她只能讓哥哥將人給了她。說實話江言沒想到周司白是這么一個有骨氣的人,從第一次見面開始,這個男人所表現出的強硬態度,就讓江言知道他們之間不會善了。只不過兩個人在那個時候還不知道,他們之間的關系竟然會越來越糾纏,直到最后弄得人盡皆知周司白與江言是死對頭。

深陷

《深陷》文章節選

江言的的水平,其實讓人很難以拒絕。

周司白一直沒動。

這足夠讓人意外了。

直到江言想有進一步的舉動時,他這才直接揮開了她,冷淡:“你想多了。”

她說,他盯著她的唇看了很久。

他說她想多了。

周司白冷聲:“說,那個女人是誰?”

江言被他推倒在沙發上,卻沒有一絲狼狽,依舊勾的人要命,她笑:“怎么,那次一過,小少爺,真忘不了她了?”

他就猜到她肯定知道那天的事。

周司白看著她的眼神半分波瀾都沒有:“說。”

江言笑:“不如談這個的時候喝點酒?”

他不語。

這便是默許了。

江言看著他,漫不經心的笑。

……

周司南愛酒,這棟別墅里,最不缺酒。

兩個人坐在桌子兩側。

周司白說:“現在可以說了?”

江言端著酒,晃晃酒杯,抿一口,笑道:“那天,我看見桌下有人在……”

她說著,腿不經意的勾上他的,從下到上,一點點滑上去。

周司白微微一頓,抬眸看她。

江言說:“像這樣。”她仿佛只是在帶他回憶那天的情形。”

她繼續說:“再之后,你喝醉了,上了樓,她跟了上去,進了我的臥室……”

江言及時停住。

他臉上泛出寒意。

周司白:“繼續。”

江言笑了笑:“不如小少爺你告訴我,你找她做什么?”

他只說,“誰?”

她把整杯酒都一口氣罐了下去,漏了的劃進她衣領,江言站起來,走到他身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
周司白的視線往下,在她的腿上停留了幾秒,然后看他。

她的眼神混濁,這么一杯酒下去,肯定醉了。

下一秒,她坐在他的腿上,一只手,撫他胸膛。

可惜他心跳一秒都沒有加快。

江言整個人都往他身上靠去,臉貼著他,小聲喊他:“小白。”

周司白僵了僵,臉色難看。

江言十六歲的時候這么喊過他一次,結果被他設計推進水池,她不會游泳,險些喪命。如果不是管家發現了她,她早就死了。

不過哪怕被救了,江言卻再也不敢下水。

“小白。”他的思緒又被她一句話拽回來。

周司白如今最討厭的,就是有人這么叫他。

江言,更不可以。

她喊過后,再也沒有任何反應。

他冷冷的揪住她的頭發,正要往外甩,一抬頭,又頓住。

面前站著周司南。

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回來的。

周司白冷冷和他對視了一會兒,后者率先開口:這是……”

“她喝醉了,非要往我身上湊。”他冷漠。

周司南點點頭,走過去,將江言從他懷里接過來,同時說:“沒想到你回來了,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。還有,阿言是女孩子,你別對她太冷漠了,明明你當年……”

江言到周家的第二年,他對她其實挺好的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aika日本3d真人游戏